济南办证

【电/V信同号:186.7380.5510扣扣/3001.5639】【顺.丰.快.递】【无.需.打.开】████【本.地.送.货.上.门】【诚.信.为.本】【质.量.保.证】【效.率.第.一】诚信159;金,服务用心。

  原子智库丨彭文生:这一代人占用资源很多,下一代人负担太大
  少子化和老龄化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后,难以避免的阶段。这个问题在中国同样存在。老龄化带来的最大危机是养老。如何看待经济领域这个最大的“灰犀牛”呢?最近,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副理事长、光大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在2019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年会发表演讲,谈到这个话题。彭文生认为,社会保障一旦建立起来,想改变想降低很不容易,不管是欧洲还是美国,都面临这样的问题。去年底对社保缴费的严抓,正是缘于这样的背景。

 彭文生认为,社保缺口加大,只有两个弥补方式:一个是增加财政赤字,或者正如很多人的提议,将国有资产划拨到社保;二是增加新一代人社保缴费。技术的进步,金融的发展,会缓解养老带来的压力。
 我们看一下历史过去几十年一些大的周期轮回。从宏观平衡角度来看,50-70年代,宏观经济的主要问题是通货膨胀,金融是稳定的,贫富分化也是比较小。80年代过去三四十年,我们遇到资产泡沫、贫富危机,未来我们会看到资产泡沫下降,资产估值下降,通胀起来一些。金融稳定、贫富分化降低,背后逻辑是什么?一个是实体经济方面,经济波动两派,根本性分歧一派认为经济波动,包括短期、长期波动,取决于实体层面的人口、技术进步。另外一块,凯恩斯的观点,金融、货币对于经济波动产生很大影响。我们总结过去几十年这两个层面都在发挥作用,这两个层面是相互交织、相互促进。在未来走势,这两个层面又是相辅相成、相互交织。
  50-70年代,育儿负担,储蓄低,均衡利率比较高,同时宏观政策框架下,政府干预经济,财政货币赤字化,一个是负担重,供给不足,一个是财政赤字货币化,都促进通胀上升,同时利率高对金融资产估值有一个影响,政府干预增加,政府财政调节收入分配功能增加,全球贫富下降。过去40年人口红利、供给重组,储蓄率高,大家寻找投资机会,带来资产估值上升,同时金融自由化,金融信贷扩张,房地产作为信贷抵押品,相互促进带来金融顺周期性,促进债务问题,同时财政调节收入分配功能有所下降。这两个因素导致了我们讲的资产估值太高,金融风险贫富分化。
   现在看未来怎么看?过去是育儿重,养老负担和育儿负担对于储蓄影响怎么样?相信大方向是一致的,但是老年人消费率和小孩子相比可能不是那么高。

  老龄化对储蓄影响可能需要我们进一步研究,但是大方向是比较清楚的。
 同时,宏观政策框架下加强金融监管、财政扩张,看到2008年以后全球加大金融监管,看到了美国经济在比较不错状态下特朗普减速财政扩张,我们2019年财政扩张大幅度增加,这是短期的调节,是中长期方向性转变。

我的观点可能不仅仅是调节问题,可能是财政和金融相互之间平衡大周期转向的开始。

它的未来含义,从宏观经济、通货膨胀到金融与资产估值,到社会分配公平,都有很大影响。

 这是生产者对消费者的通胀关系,生产力越多整个经济供给能够越强,通胀越低。这里面为了对CPI通胀方向更好理解,生产者、消费者这个越往下越高。

 人口红利推升房地产价格,生产者和消费者比例上升,实际房价上升。单纯从人口红利角度来讲,可以看到美国、日本实际房价最高点是不是过去,这个问题要思考。从美国股市标普500来看这个人口年龄结构,美国股市估值太高了,高储蓄人群相对低储蓄人群未来还有进一步下降的趋势。主要经济体方面已经进入老龄化,人口红利消退阶段。

 美元是国际储备货币,大家追求美元资产,拿什么获取美元资产拿商品和美国交换,所以我们是顺差,从人口结构来看另外一个解释,看人口红利相对强弱,人口红利越大供给能力越强,更倾向于出口国。

  中国人口红利最强,看七国集团里面目前为止,其他国家相对来说供给能力更强,这是人口结构来解释为什么美国是贸易逆差,其他国家是贸易顺差。随着人口结构变化,中国和美国差距会减少,未来国际贸易或者是资本流动格局也会发生比较大变化。

Unless otherwise stated,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Alike 3.0 License